黑岩文学网
短片散文

羞涩时光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07

(一)

四年级时,第一次听说她。她是我老师最爱的女儿,而我是他最宠爱的学生。背景离乡的我老师爱女情深、思女心切,总是跟我们说起她小时候的事,她是那么的乖巧听话、聪明伶俐。

我不曾见过她一面,可在我老师活灵活现的描述下,她那美丽的面容,已如莲花般开放在我的脑海里,我是如此渴望能够见她一回。

老师来我家吃饭的那个夜晚,他与我父亲把酒言欢,聊到深夜,我没有睡着,听见老师对我父亲说,我父亲有两个儿子,而我老师只有两个女儿,他要我去上门,娶她女儿为妻,爱她一生,奉他一世。那一瞬我犹如被一条条蚯蚓爬上了额头,酥麻难当。我把头紧紧捂在被子里,还是羞得无处可藏,我将手用力按在胸口,心还是跳出了心脏。

那时的我并不想去上门,可对她却充满了期待。那个夜晚我觉得自己是如此的不安,又仿佛觉得心中是那样的宁静和满足。

后来,我与父亲去赶集,父亲说要带我去老师家喝一碗水、乘一会凉,那时的我每当想起她来是如此的甜蜜和害羞,对于她,我只想不被别人发现地偷偷看上一眼。何况那夜听见了父亲和老师的谈话内容,如同我这一去便真要娶了她似的,我任凭父亲说破了嘴磨破了皮也不肯过去。父亲单独去后,想起他们可能会谈论的内容,我感觉忸怩不安;但想起至今不能见她一面,心里又感觉阵阵的失落。

那一夜的饭桌上,父亲如同不知道这桌上有如此多的人,不知道我会害羞一般,说起了我既期待又如此害羞的话题。父亲说,我老师和师母非常喜欢我,希望我可以去上门,他们诚恳地求父亲让我去侍奉他们两位一生,父亲还说她在一边呵呵地笑,一脸很是情愿的表情。我羞得想找一处地缝钻进去,可同时,当听说她高兴我去上门时,我心里是又酥又麻,舒服得不知把自己如何处置。

两年是如此短暂,还没听完我老师讲她的故事,还没受够我老师对我的宠爱,时光却已匆匆忙忙将我送上初中。我也在那匆匆忙忙中遗忘了她。

(二)

初中的第一节课上我看见了你,我们两个组的桌子挨在一起,我俩也算“同桌“。你留着齐耳短发,每当笑起来时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给人一种眼前开满一片向日葵的感觉,让我感觉温暖、舒服。

我们很快就认识了,你知道我叫杨坤,我知道你叫王臻,真好听的名字。

那时候的我极为害羞,不敢和女孩子说话,除了你。从小被老师惯着的我,骨子里始终是有些淘气的,我常常要将你惹生气,而你却从不忌恨,很快又和我畅聊起来。

我喜欢这样善良、漂亮、温柔的你,你对我极好,比对其他的男孩子要好,我想不明白这其间的原因,但欣然接受你的盛情。

有一次我身上没有菜票了,仅有一张饭票。我与班上同学大都不熟,不敢向他们借,想向你借却不好意思,毕竟男女有别。但最后,在饥饿的折磨下,我还是鼓起了勇气,难为情地向你开了口:

“你有五毛钱吗?我没有菜票了,你借给我,我下个星期还给你好不好?”说了后,我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跟一个女孩子借钱,还只借五毛钱。

“我没有带钱来”。你说。我想起来你是城里的人,每天都要回家吃饭,身上是不带钱的。此刻,我感觉自己的脸灼热地烧到了耳根上。

“我回家拿来借给你好不好?”你接着说。“好!”我高兴地回答。下午,你果然从家里拿来了一块钱借给我。我觉得咱们两人傻瓜似的,简直傻透了。

后来,我被一个坏同学打了,我们根本没有什么矛盾,他从外面进来就直接一巴掌打在我头上,我个子小,比他矮了一个头,心里觉得委屈也不敢还手,只说你为什么打我,他更用力的一巴掌又打了下来,我抹了眼泪就哭泣起来。你却说了令我哭笑不得的话:

“杨坤你不要哭,我回家叫我爸爸来帮你。”

我扑哧地笑了出来,我感激你的好意,可是怎么能让你父亲来帮我呢,我的傻同学?

那时起我就觉得你真傻,尽管你学习很好,但你也一定是这世上最傻的人了。

可我也好傻,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傻瓜,喜欢你对我好。

直到有一天,老师让我们填写资料时,我看见了你父亲的名字,那不正是我小学老师的名字么?我再看他的职业,教师。

我终于什么都明白过来了,为什么你一直对我这么好,为什么别人打我时,你说要叫你父亲来帮我,是因为他是疼着我、宠着我的老师啊!而你,就是我那小师妹啊,魂牵梦绕的小师妹啊。自你见到我名字那一刻起,你就认出了我,只是我以前不知道你的名字,没有将你认出。

之后,我悄悄地调了位置,再也没有和你说过一句话。我始终记得那上门的事,也许我是愿意去你家上门的,可是我害羞啊,十一、二岁时的害羞是要人命的啊!

然后,初一就结束了。

初二时,我们进行了分班,我们这个由小考前50名组成的班级,在初二时被打散了,老师们觉得把我们放在一起不太合理。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有时也在路上相遇,可我却假装没有看见。

然后,你上了州一中,我上了县一中。再然后,我辍学了。

直到再也看不见你,我才知道你是我生命占有如此重量的人,这五六年来我一直在想着你,我常常在“朋友网”里输入你的名字搜索,我希望有一天,能再见你,可始终没有。

(三)

2012年,我在咱们初中同学“朋友网”的好友中一个一个的找,终于,我看见了你的名字。那一刻,我高兴得跳了起来,高兴得落下了泪。

我在你的“朋友网”留言里看见了你QQ号码,我加了你。

那一晚,我想和你聊天,可却不知道说什么,我发了个可爱的表情。你回:“请问你是杨坤吗?”我又像小时候那样,被一条一条的蚯蚓爬到了额头上。我激动、害羞,在床上跳了起来。

我问你,当年是怎么知道我是你师兄的呀,你说,你父亲从小就一直跟你说我的事,说我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作文。你从小就把我当成偶像,看见我名字那天你就认出我了。

你问我,为什么当年突然不理你了,甚至你在路上叫了好几遍我都不理你。

我笑了笑,当年啊……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谁在掣肘家居电商的发展 体验or物流?

  • 剖腹产后可以吃螃蟹吗

  • 什么时候不能给宝宝洗澡

  • 婚后经济负担重 没办法做全职太太

  • 关帝庙村贫困家庭收到“大礼包”

  • 爱在中秋情满校园

  • 6天突破4亿阅读量,天猫这场寻猫启事如何...

  • 激素依赖!透析依赖!想要摆脱,需要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