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文学网
经典文章

浓浓茶水情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06

如今,走山路的人少了,挑着担子走山路的人更少了。

两年前,我再一次走过我这曾经走过无数遍的山路,大岭头芮家已移居了源潭镇,沿途的许多人家也都已搬迁进了城或住到镇上了,人去房空,只见院子里那些残垣断壁上几株小草在风中摆动,好像向路人诉说着芮家几代老奶奶施茶水的故事。想起老奶奶那自制的粗茶,仿佛仍能品出一份淡雅与清香。

这是一条三河通往源潭镇的山间大道,说是大道,只是挑着担子的人能勉强相互通过。山村公路未通之前,有大半个村的六七百人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他们为生活而奔波,出山一担柴,进山两袋米,路途中,他们最好的歇息地段就是大岭头上。岭头上有一户芮姓人家,这里山如眉黛,房屋很适宜地立于山脊路旁的一个柔和角度上,袅袅炊烟给寂静的山林增添了鲜活的内容,而芮家几代老奶奶为路人施茶的传统美德更是让人称颂。

这座大岭,是横在路途之中,它上下约二公里,两条小河在山脚下汇集,清清的河水继续向下游流去。这里,树木丛生,苔藓遍地,一条由先民踩踏而成蜿蜒古道上,略微残缺的石板一块叠着一块,磊成的阶梯自山脚向上延伸,石缝间夹杂着青青的绿草,淡淡的红花,沿着台阶拾级而上,眼前是绵延的崎岖之路,耳畔听的是潺潺的流水声和清脆的鸟鸣声。这里山高坡陡,若是旅游,可谓是自然天成的好景点,对曾经为了生活而劳作的山民们而言,它却好似一只拦路之虎,横卧在大道中间。他们用扁担挑着生活,挑着沉重和艰辛,在台阶上走上走下,走来走去,年年岁岁,终日如此。冬天,台阶上结着冰霜,虽然走得小心翼翼,仍免不了摔得鼻青脸肿,希望快到岭头芮奶奶家里喝口热茶;每到夏日的中午,穿透力很强的阳光拨开浓密的枝叶滚落在地,也滚落在路人的身上,小草在微风中轻轻颤动着,饥渴难耐的行人艰难地一步一步地走到岭上,放下担子就像奔向自家一样,到芮家门厅里喝茶。

这里常年免费向来往路人提供茶水,夏天将烧好的茶水配点消暑的草药,盛在大钵内制成凉茶,冷天将茶水装在大缸壶里,外面用保温木桶护着。这些事看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很不容易,常在这里喝茶的人都知道,芮家全家人吃喝的水和烧茶用的水,要到离家一里多路的山腰处的一眼泉水宕去挑上来,一年中有大半年枯水期,还要到山脚下的河里将水挑上来,由于家里男人要在田地里干活,挑水活基本都是由女人承担着。好在茶叶和药草不用花钱买,是老奶奶带着孙儿们在山上采摘的野茶和乡村常用的草药,野茶经过自家手工制作,喝着回味无穷。我以前经常从大岭而过,喝过芮家奶奶不少解渴的茶水,听老年人说,芮家已经是好几代老奶奶向过路人提供茶水了,并且一代代相传下来了。

我感到芮家人对人很随和,不论你一天来几趟,还是很多日子没见,她们都是一样的打一声招呼过后,又继续干她们的活——她们家常年手工制作火香,卖给吸旱烟的人点火用,大多数是卖给庙里做香火的。逢上陌生人,她们会主动地说一下,你若要喝茶,就自己拿碗舀啊!一句很普通的话语,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让人觉得这些凡人百姓,虽然只是锁锁碎碎的宽容与相助,但她们如小草般朴实,这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孕育了天然质朴的情感,并且固化为一种如宗教或本性般的传统,在缓慢的自然经济中承传着她们的美德,芮家老奶奶一代代地接力,真的让人感动。是的,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太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而几代人同样做好一件好事就更难了,可是,芮家几代老奶奶做到了。这正是:

山高坡陡行路苦,

芮家奶奶把茶煮;

大岭头上喝过茶,

爽心爽胃爽路途。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我妈是整形狂魔,她让我整成大明星要嫁好人...

  • 木门企业如何与互联网建立有效连接?

  • 产业互联网来了,家居企业如何顺势而为?

  • 新一轮PTA装置检修潮来临,能否借此提振...

  • 长发商业中心赋能层开业,“中国面料之星”...

  • 朱华伟:办一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学

  • 湖人篮网NBA中国赛照常举行

  • 世预赛中国男足主场首秀战关岛 艾克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