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文学网
短片散文

大白菜情结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06

去年入冬以来,从电视上看到山东省不少地方大白菜滞销,有的白菜烂在地里,农民收不回本儿钱,真感到可惜。前阵儿回老家,头次发现村里也有外来卖大白菜的,开着农用三轮车,吆喝的声儿挺高,显然不是抢手:上前褒贬的不少,真买的不多,即使买也是挑选几棵。

大白菜,曾经是家乡冬季的主菜,那时谁家不储存些呢?

我小时候,听大人讲:很久很久以前,山药从某个国家传入,其实就算一种药材。在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环境下,就把某敌对国作为毒害者,“他们”妄想让我们病病殃殃、断子绝孙。没有想到,白菜正好解山药的毒。这个说法有待核实,但白菜的神奇功能却在我们心中得到了强化,难怪乡亲们对白菜情有独钟。在家庭联产责任制实行前,我们那里单靠生产队分的白菜,农户难以熬过漫长的冬天。老乡们好赶邻县的吴村集,有时买回的竟是白菜叶子,那应该图了便宜吧。

白菜的吃法也发挥到极致:老菜叶、没有心儿的晒成干菜,留待来年的春天食用;剥下来的,有选择地喂猪、喂鸡。平时,炒白菜、熬白菜、凉拌白菜、菜团子、菜粥,生杀着吃,白菜疙瘩也格外腌制起来,白菜馅儿饺子、粉条炖肉白菜汤是上品了,那时红白事餐桌上,就有一道“凉白菜”,现在勉强保留下来的,就是做汤了,白菜已经上不了宴席了。

生产队种白菜,我只知道菜园子在哪里,但没有实际出过这工。但我经历了农户种白菜。开始,利用村边的园子地,保涞路北侧有,路南也有,因平均分配土地,人口少的只是那么窄窄的一溜儿。“头伏萝卜二伏菜”,那时常阴雨潮热,要锄草、运肥、刨地、耧平,一般就着雨后地湿,否则还需用水泼泼。选择的种子多是“小白口”和“青麻叶”,以后者为主。

为了均匀,要把种子和上沙土,深为一指左右,撒出趟儿来,还留出部分种子当预备队,再可着地撒些,以便到时候分批次吃。?蛄药得准备,如果种上后偏巧下雨了,就可能被拍死,想办法补种,否则出得苗稀稀拉拉,留着不够苗、毁了又可惜。等出苗后,间苗也是细致活,先是“拨”,把密的地方往疏里间,以不妨碍暂时的生长为原则,这样可以早早地吃上小白菜了。有经验的人,下次拔哪棵、怎么定苗,都心中有数;我起初就外行,拔来拔去,最后的结果是中间去一棵显得稀,不去又影响白菜正常生长,造成稀密不均。有了虫子,可以用“六六粉”,一般是手工捉拿,那可需要耐心细致的啊。

农家说栽的白菜旺实,故我们要移栽。往往是利用土炕那么大的地育苗,“大块”的地已经收获一茬庄稼了。栽白菜时,邻居、亲戚间互助,大人小孩都能排上用场。这边,小心地铲下来,最好带着泥土,轻放在准备好的筐或筛子上。那边,有的用瓜铲挖个小坑,横竖力求成线,每棵放好后就势埋实,以白菜心儿与地表平行最好,如果深了不发苗,浅了不容易存活。有的挑水,拿着瓢小心地顺着白菜冲心儿。

水是将就的,河渠里有水那是万幸,更多的时候,要去村边的大濠去挑。因为经常有在濠里洗小孩?子的,书面上也长绿藻,所以那水发点黄。为了防止水的外溢,可以在水桶上放一两篇蓖麻叶。一连几天要这样重复浇的,懒的每天一次,勤谨的是早晚各一次,甚至在阳光强烈的中午,还为白菜盖上一些树枝遮凉。曾听说一农户,留好的白菜横平竖直,原来是用绳子抻着,上小学的孩子利用所学知识计算后划印设坑。白菜要扎根,锄地要跟上,地要保持疏松,清除杂草,防止蚂蚱、蛐蛐糟害,遇到心儿被虫子咬掉的要及时补种。大家不时到周边的地里看看,不说观摩学习,但互相提醒是常事。

后来,发展到直接种白菜了。先是豆角地,闲下来坐等种白菜,或早春种的玉米熟了,有的也在玉米地里间作。我种过“小白口”,棵小,发团,叶白,成熟早,拔了正好给“青麻叶”腾地方。白菜一般要浇三次水,早了烂根,有道是“不怕一水晚,就怕二水跟不上”。第一次浇,得抓化肥的,比如尿素、二胺。人们第一次浇地也凑齐儿,也许昨天机井无人问津,今天有人浇了,就引来一群带着铁钎的人。停电没有规律,人们也习以为常,就在机井旁、地头边拉家常、侃大山。在白菜收获前半个月左右,要用谷秸或山药蔓绑一绑,这样有助于长心儿,收获时也少糟蹋。那时,谁家的长势好,就成为大家称赞的话题,有的白菜确实立上个小孩能撑住的。

立冬起白菜。农家一般往后拖,好像给白菜使劲长心儿的机会。听天气预报,看看天要降雪,小推车,后来是小拉车、农用三轮车、拖拉机,不约而同地往返于田地和村庄之间。起初,人们用手拧,白菜往往根部带土,后来才舍得用镰刀。有一年,别人捎了信儿,但我没当事儿,傍晚仓促地起下,以为一棵挨一棵地攒起,围圈儿用土堆上就没事的。结果当晚天寒地冻、大雪飘舞,次日再去,大部冻伤,惨不忍睹。

我们村里,当时不少人家有菜窖,是专门储存白菜的,也叫地窨子。没有菜窖的,就先把白菜放在阴凉处,四周用玉米秸围起来,等温度下降到一定程度,再把白菜移到相对上阳的地方,上面盖上塑料布,既防寒,又减少鸡的闹腾。过一段时间,选择晴好的天,要晒白菜,老帮子会脱落,看看有没有伤热,有的是不是冻到心儿了。实在不能用的,有的当垃圾推出去,有的则放一边,等干了喂羊。春节是一个时间的拐点,白菜也一样的灵性,它感受到春的气息,就要生长,悄悄地孕育新的“娃娃”,吃起来就有些发“柴”了。

我在搬入县城后,大半的冬季是有亲戚送来白菜。至今,我没因现在新鲜菜的增多而排斥白菜。我也疑惑,为什么自家的高压锅,做不出老家红白事的粉条豆腐猪肉白菜大锅熬的滋味呢?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是事实,但我相信大白菜是不该消失的。它曾伴随我们走过多少岁月,怎么会被寻常百姓家弃用呢?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谁在掣肘家居电商的发展 体验or物流?

  • 剖腹产后可以吃螃蟹吗

  • 什么时候不能给宝宝洗澡

  • 婚后经济负担重 没办法做全职太太

  • 关帝庙村贫困家庭收到“大礼包”

  • 爱在中秋情满校园

  • 6天突破4亿阅读量,天猫这场寻猫启事如何...

  • 激素依赖!透析依赖!想要摆脱,需要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