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文学网

Warning: in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2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home/wwwroot/www.wanzhanqun.com/apps/frontend/models/Article_Data.php on line 137
怀旧美文

一地月光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04

一地月光。我喜欢这样表述我喜欢的月光。简明而务实。电脑显示屏上的时间告诉我这已是子夜。如同喜欢月光一样,我常常在世界进入睡眠状态下,在蛐蛐和月光的对话中抒写属于自己的文字。这时候,我不会再受到任何的打扰——尽管我正是靠这些打扰证明我的存在我的价值用以保证我正常的工作——不至再一次一夜之间像主人抛弃的流浪猫一样——找寻明晨聊以充饥的食物。

  蛐蛐的声音越发响了起来。也许它们在白日里也依旧叫着,只是一切都太喧嚣,没有人听得见。而在更深的铺了月光的夜里,人们的鼾声也依然盖过那丝发自它们口中的叫喊——只有我,看着月光什么都想什么都不想的时候,才给予怜悯和关注。

  一只月光下企图用自己不高的分贝引人注意的蛐蛐。蒲松龄的文字中蛐蛐的地位还真高过一段时间,那时它们被人叫做“促织”。那时的皇帝闲着也是闲着时就玩起了斗虫子的游戏。一些个身强力壮的品种着实风光了好长时间——能让锦衣玉食者愉悦的必定少不了该得的好处。这本是个天经地义的事,许多人对它的理解许多地方还不如一只虫子。可惜的是虫子和人一样,命运总在改变着一切,价值决定着取向。一次回家,父亲烧了一大盘的黑鲢招待我这样一个不常有时间回家的儿子,却把好大的一个鱼头塞进了冰箱。我说烧个鱼头火锅吧,现在流行吃鱼头哩。弟弟探了脑袋说,隔不了多久会流行吃鱼鳞哩。没曾想,轻轻的两三年也就千儿八百日夜吧,还真让他给说着了。那些白花花被利器刮去丢弃的鱼鳞在酒店的桌子上一小盘子能卖个四五十元,不能不说是人类想象的一个奇迹,人类的盲从更能延续着奇迹。遭灾的动植物们,作为链条的一环,不知是高兴还是沮丧。当时代演变到一向遭人厌恶的蛆也成了美食时,我看它们必定快活不起来。它们会说,我是苍蝇的幼崽,你们也敢吃啊。现在还就敢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因此,也真让一些从事蛆类养殖的人发了一把。好在这都是纸质媒体上看到的,吐掉几口唾沫漱漱口,顶着被人唤几声“土包子”的压力之后,也算过去了(其实在打这些文字时,我就翻了好几回的胃)。真不该在月光下扯上这样的文字——还不都是那只会叫的蛐蛐闹的?

  对于月亮,幼稚时节是极怕的。奶奶说月亮公公会割耳朵。我怕那一泻千里无处不在的月光就像怕隔壁张屠户拿一把明晃晃的杀猪刀拍着肉凳子的叫骂凶样。

  那时农家人穷,长年少有肉吃。张屠户是帮公家杀猪的,是公家人,不但天天能吃上肉还能给一个叫王婶的寡妇家也不时地捎上一点肉骨头。王婶的儿子是长我三岁与我同班的志军。现在看来,我们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14岁的志军就懂了一点男女方面的事。他开始对不断上门来的张屠户出言不逊起来,还骂自己的娘也就是王婶不要脸,拒绝吃猪肉和用肉炒的菜。好几次晚饭时,我亲眼看到端着碗站在队址坦前的志军把猪肉用筷子夹了甩在地上,用脚踩上一踩喂狗。我瞧清楚的那些天,都有很白很白的月亮,心中直想,他这样糟蹋食物,月亮还不割他的耳朵?志军把肉扔掉的时候,有时也不踩,只是眼睁睁地看地上,眼泪不住地掉,牙齿咬得发响——可以感觉到他的愤怒。他大概受不了大人们的议论。许多大人中的男人裤子上的纽扣儿总是不合上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或者感觉到没什么必要吧——豁一个口子,更方便撒尿——看到志军,就凑上来问上几句,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

  “军娃,吃好饭也不回呀?家里有人是不?”

  “你妈和那个杀猪的在‘做戏’,不让你看是不?”

  干脆一点的使坏道:“你妈喊你回哩!”记得有一次,志军听信了,回了家去,推开门后,撞见了他不该看见的场面……

  张屠户知道那个使坏的人后,提着锋利的杀猪刀一路骂将下来,扬言要割了他的裤裆里的东西……把那个也打起王婶主意却因缺少资本没法得手的家伙吓得尿了裤子,从此再不敢敞着“裤口”出门。

  后来志军上了一所师范,分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教书。再后来,他又被调到要翻好几座山头的一个很旮旯的小地方去了,是他自己要求的,目的是为了离家远点,除了一年几个节日回家一下就走外,一直到张屠户“英年早逝”王婶佝偻了身板都不愿平日里多来家一趟。为这事,我劝过志军几回,他总是苦笑着说,丢人哩。我说,你妈不容易哩,若不是你妈你能有今天么?他说,我要是和妈讲和了,地下的父亲要骂哩。我说,你父亲地下有知,现在也不会骂了。志军算是心动了,增加了回家的次数。为这事,王婶在我回去的时候专门谢过我好几回。我说,志军孝着你哩。王婶说,是耶是耶。说话时,一头白发在月光下乱窜。

  时过境迁,除了那没有变化的一地月光,许是你天天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地面的一切,在经过了岁月淘洗,风雨飘荡后,都会归为本真的缘故吧,以至懒得梳妆了。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传统的家居经销商体系能接受阿里的互联网思...

  • 木门行业争夺战加剧 电商和线下卖场如何相...

  • 2020年充电服务业市场规模将超200亿...

  • 全国首例个人破产案办结,214万债务仅需...

  • 任正非:华为的5G和核心网产业已不需要美...

  • 德安县丰林镇安置点建设如火如荼

  • 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开幕在即 运20抵...

  • 励志美文 如果你也在奋斗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