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文学网
短片散文

春花春叶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03

素叶纷飞不恃春

落花与落叶,我看轻前者,尊敬后者。

在常人眼里,花是美好的事物。一年四季中,花季惟驻春天。那一截时光美丽、欣荣、繁盛应有尽有。女子追求容貌,也在妙龄,貌美如花,闭月羞花,如古代的四大美女,一茬接一茬地繁荣了美容事业。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如红楼梦中贾元春的境遇,是每一个平凡俗人的理想。

然而,在我看来,花更多的寓意是与厄运相连的。

自黛玉葬花以来,花便成了已亡人的象征。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是绝情的悲烈。短暂的红颜装饰以虚假的夺目、灿烂,一朝老去,掉入淤泥、臭潭;却是分外凄凉。“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花把生命用光鲜亮丽的场面付与凄惨地结束,让人生发命运无常的恐惧与悲叹。林心如在美人心计中扮演窦漪房,一曲《落花》随着人物坎坷的命运把女人的薄命演得淋漓尽致。女人如花花似梦,这是梅艳芳的绝唱。没想到竟是一歌成?。

叶的一生全然不同于花。从芽苞初绽,到毛茸茸的嫩玉,再到绿荫成行,及至飘零入土。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

花的历程大都相似。为攀高枝,游戏蜂蝶,晴日时容颜娇好,一遇天灾,便被狂风恶雨欺凌。一厢情愿地趋炎附势。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花落人亡两不知。

而树叶追逐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轨迹。不矫情,不做作。没有不坏好意的目光,没有浪子的轻狎,没有达官贵人喜怒无常的侍弄。阳光下自信地闪亮绿色、雨露任其纵情吮吸。恶劣的气候来袭,叶一季一季轮番上阵。哪里有叶,哪里点缀地球的荒芜。大雪封门之时,仍有青松挺且直。

许世友曾说,种花不如种菜。可见花不如叶。此言甚是。蔬菜的叶是美味佳肴,药草的叶可以治病,茶树的叶可以解渴,红叶还可寄相思。鲁班大师因见有锯齿的草叶,竟然灵光一闪,发明了锯子。

汤加位于太平洋西南部,总的陆地面积加起来还不到700平方公里,人口有10万左右。如果有人告诉你“汤加没有无家可归的人”,千万别奇怪,因为当地到处都有大片大片的树叶和树皮,随时可以用来“做”成房子。

原来,汤加岛上树木茂盛,由于其树叶、树皮十分有韧性,就被当地人当作了造房子的主要原材料。树叶和树皮经过加工后,用来充当墙体和房顶,再用结实的树枝一支撑,一座简易小屋就完成了。这种房子一般没有门窗,只保留一个洞作为入口。由于重量很轻,可以轻而易举地抬起来,因此人走到哪里,房子就可以搬到哪里。

谁敢小看最普通最寻常的叶呢?圣经里亚当和夏娃用无花果树叶遮羞,叶是圣洁的。七夕的时候,用槿树叶洗头,头发乌黑油亮。小时候把甘蔗叶撕成大拇指宽的条状,先用荔枝叶(比较硬)卷起来,捏扁,再用甘蔗叶条子卷上去,可以卷出一码长,像一个小号角,吹得霹雳霹雳响。或者摘一片草叶子也呜呜作响。叶给予我们乐器不能替代的快乐。南齐江泌仁,不吃生,有孝名。且吃油菜不吃菜心,只吃旁边老叶,有人奇怪,问他原因,他说:“恐怕伤了这颗菜的生命。”一时引为趣谈。

先前,我对叶是不上心的。几岁时,一次出游。烈日当头,我昏乎乎地在池塘边,突然觉着头晕目眩。小伙伴火急火燎地喊来了老农。老农摘了片荷叶。捣成汁给我吃下,又掐了我的人中。许久,我终于醒过来了。那次后,我对叶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激之情。

梧桐树叶如一枚枚书签,让我翻阅童年的记忆。母亲学校的校园四角栽有梧桐。夏天蝉声四起,我跟小伙伴没事爬到树上去玩。隐蔽在蒲扇样的树叶间,俯视树下的小朋友,瞄准他们射击,感觉是很有成就的。运气好,还能捉上几只知了,下树后炫耀一番。

后来母亲又调至另外一所学校。后背有一座茶山。圆顶的山坡上有一层层的矮敦敦的茶树。春天来临,我们去寻找可以吃的茶叶。用土话喊“叶喔泡”。就是刚生长出来的白白的硬而卷的茶树叶。一般生在树的顶端,找起来有相当的难度。但是它的滋味也是很美的。口感清爽、一丝丝涩味,尤其是异常崩脆,又甜润,很有受大自然恩泽的优厚感。

如同树叶轮换季节,一晃成年。世事辗转,我却只是庸庸碌碌,不红不紫。有些时候,我把怨气发到母亲头上,不懂事地说某某某某家境好的稚气话。她没有气恼,牵着我的手领我去附近的公园散步。公园内很多植物,有娇贵的楠木,有贫贱的四季青。母亲说,你看,越是娇贵的树种生命期越短。反而常见的植物生命力旺盛,耐外界的风寒侵蚀强。何必羡慕金枝玉叶呢,只要是青枝碧叶,不是枯叶便是好的啊。我恍然释然。

素叶纷飞不恃春,且让我化作一片无根的叶,在喧嚣尘世里随心地飘展好了。至少,境遇无常,本真不改的色泽依旧。

樱花怨

你从春天姗姗走来,却抹不掉严冬的肃杀与阴暗。从没有一种事物如你一般,牵连着如此尖锐的争议与反差,融注了如此对立的悲喜与爱恨。

美丽与丑陋在你的身上交织莫辩。你生就一副清丽、轻盈的面容,宛若九天仙子下凡。你的花瓣是柔嫩的,就象精美的裙摺;你的身姿是婀娜的,就象青春的少女;你的生命是茂密的,就象漫天的云霞。人们云集到你的脚下,投入到你的怀抱,欣赏你曼妙的花朵,轻嗅你诱人的芳香。

在花的王国里,你丝毫不逊色。你不似桃花的凝练,不似梨花的素白,不似杏花的轻佻,你以你独特的姿色,赢取了“国花”的称号。你声名远播,妇孺皆知;你艳压群芳,独占花魁。你和你的同伴挽起手臂,联成了一片花海;在蓝天、白云、绿草的衬托下,你为世人旖旎出如梦如诗的画卷。在风中,你婆娑起舞,尽情地舒展嫩绿的枝叶,散发淡雅的醇香,让人如痴如醉。

只是,为什么,夜幕低垂的黑暗中,我听到你连绵不绝的哭泣呢?是众口一词,唾弃你是世上最肮脏,最让人厌恶的花蕊让你自惭形秽吗?

掀开尘封的往事,你书写着连篇的血腥和罪恶。你的红是中国人的血,你的白是中国人的银。你的主人是凶残的日军,他们如狼似豹,铁蹄践踏肆虐中华大地,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他们杀人如麻,强取豪夺,无恶不作。他们把你当作侵略的工具,兽行所到之地,把你种植。中国人民对你愤慨不已,有人提出把你在武汉大学的同伴消灭。你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羞辱。

历史在你的身后似乎已经渐行渐远,慢慢消退。中日友好的发展让你洗去了些许的惭愧。但是,有一种罪行,有一堆耻辱,那些刺痛国人的良知,那些侵犯人性的霸道,那些难以抚平的创伤,那些仍在继续的无耻,已经牢牢地钉在了民族的纪念柱上,诉说着凄苦愤恨的悲凉。每一个有着拳拳爱国心的炎黄子孙,怎么可能遗忘,怎么可能谅解,怎么可能让它继续上演呢?也许人们会流连“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佳境,可是谁又能忘记,这莺莺燕燕的轻松后,暗藏着多么深重的灾难,饱含着多么辛酸的血泪呢?

也许,人们会对你宽容一点,但是对那些制造残暴的侵略者,他们是甲级战犯,人们怎么可能宽容!他们令人发指的暴行为天地所不容,他们会受到世人无情的谴责与鞭笞!他们必将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还历史一个清白的公道!这既是对那些无辜的冤魂的祭奠,更是一个有血性的国人和正义感的任一国度的人民必须身体力行的紧迫责任!

你背负的罪名罄竹难书,千古长存!

因此,夜夜,风起的盘旋里,我都能闻讯你捶心顿足的幽怨……

(原创作者:不要说出口)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谁在掣肘家居电商的发展 体验or物流?

  • 剖腹产后可以吃螃蟹吗

  • 什么时候不能给宝宝洗澡

  • 婚后经济负担重 没办法做全职太太

  • 关帝庙村贫困家庭收到“大礼包”

  • 爱在中秋情满校园

  • 6天突破4亿阅读量,天猫这场寻猫启事如何...

  • 激素依赖!透析依赖!想要摆脱,需要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