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文学网
经典文章

雨的前兆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02

吃过晚饭,躁动的空气仍然不见消停,屋子里弥漫着暖的流动的汗臭的气息。电扇虽然在动,却像是一个和水泥的搅拌机,只会把它们混在一起,完全溢不出一丝宁静的空气。这让本就躁动的心更加难以抑制,他得出去,至少不要被困在屋子里,他知道,这里他是待不住的。

“哎,小伙子,天快下雨了,还去哪儿啊?”他前脚还未完全踏出宿舍的大铁门,宿管阿姨就已经闲不住了。

“没事的,阿姨。我出去有点事儿,下雨前一定能赶回来的。”他是在骗她的,他根本就没有事情要去做,也不确定下雨前回不回来,只是他知道,他该这么说,因为在这里,她就像他们的妈妈一样,他们都不想让她过于担心。

然而,阿姨是不会强行留住他们的。在大学里,他们更愿意是一只鸟,没有鸟笼,没有禁锢。这一点,他想她是深有体会的。

天已经全黑了,约摸着是七点四十八分,林荫大道上,这时应该是没有太多人的,也就只有些灯光在寂寞的等着人来,盼着足音敲碎这空旷地的死寂。偶尔也有一对情侣走过,相互搂着,有时还接吻,这是他们幸福的时刻啊。这时他会站在远远的一座路灯下,静静的看着,不让他们发觉,直到他们走远。

他无法否认,他的羡慕是有的,有时很平静,有时还很强烈。他明白,人自然是这样的,对于想而不得的东西,总是有些渴望的,由于渴望,也是会妒忌的。有人说,女人最善妒,他认为则不然,男人有时会妒的很优秀,更难以捉摸。

顺着林荫大道北面走,尽头是通往湖边的柳林路。还是六月,也还算是初夏,四下是绿色的一片也就不稀奇了,只是这一片树皮干裂,看似生命将尽的老柳,却在这一个路旁显得格外抢眼。它的叶子像是刚刚长出来的,还未完全展开,像是郁结不展的丁香,总是不会完全开放的。树干的四周是绿色树皮的嫩枝条儿,优雅的自然下垂着。显然这是极美的垂柳,只是少了一面平湖,欠了一分“平湖细雨丝丝柳”的温柔,但又确乎多了些苍劲感,似有“胡杨挫骨芊芊垂”的壮烈与柔情。

确实一片美景,他稚嫩的眼睛全然看不得其他的世界了。只是这儿的空气还是暖的,还杂着一种发霉的令人作呕的枯叶腐土的气息。

当然,花的香也是少不了的,只是又太淡,还断断续续的,全然盖不住这一份不知来源的不和谐。他明确的知道,这里无法给他一丝宁静的气息,他只能径直的朝着湖边走去,希望在那里会有一些不同的感受。

还未走近,湖面的鱼腥味儿就已经随着海风吹进了他的鼻子,在与鼻粘膜进行着一系列化学反应后,他感到了一阵清爽。青蛙也是闲不住的,一声又一声的鸣叫着,像是在竭力唤醒丰收的神明,又像是在心肺撕裂的呼唤他走失的伙伴,这声音又确乎引起了他的共鸣。他想,这才是夏天该有的感觉啊!

他又想起那个夜晚了。

不知道是不是一年前,但的确是高考的前一天,那是六月六号。云贵高原上浓烈的弥漫着让人不安的气息,在西南的山间小城,校园里匆匆忙忙的,一些人不安的走着。

“记住,高考是决定你们命运的一次考试,你们千万要细心点……”这已经是那一晚第三个领导站在讲台说着同样的话了,本来就不紧张的他也被他们弄得紧张了起来。幸好,及时的下自习的铃声挽救了他们。

他没有停在教室,只是慢吞吞的走向操场,准确的说是走向操场尽头的月牙池。那一晚是有月亮的,并且还很亮,他已经不记得是圆的还是缺的了,只是记得很亮很亮。

“嘿,你也在这里啊?”他意外的一回头,就看见她迎面而来。

“是啊,好巧啊!”他想过无数种与她说话的场景,但绝不是眼前的这般。他尴尬的手也无处安放,只得来回摆动着。

她是他暗恋已久的女孩,由于出身,也许是因为他那农村身上人本来就有的自卑感,他从来不敢向她表白,尽管他在暗地里独自演练过无数遍,他还是没能鼓起勇气,站到她的面前,一口气说出那一段他筹备了好久好久的告白。也许此刻,就是上天给他的一次机会也说不一定呢。也许正因为如此,他也开始焦躁起来。

“天好热啊,可能要下雨呢。”他还是没能鼓足勇气,于是又自己转开了话题。

“嗯,也许吧。”其实她知道他们的这一次相遇不是巧合,那是她的悄悄尾随,是她在鼓足勇气,为自己,当然,也为了她喜爱的他。

“明天就高考了,紧张吗?”

她知道他们不能就这么浪费了那一点仅有的课间时光,她需要直奔主题,但是又不能太明显。她知道他的顾虑,也能理解他的畏缩,但她唯独不能原谅的是,他的自卑与他所谓的自尊。他自卑得不敢爱,他的自尊又让他无法放开自己,总是把自己关在一个小匣子里,不见别人,也不准许别人接近。而现在却可能是他们能说话的最后机会了。她需要他的勇气,暂且不说他们在一起,至少不要让她感到担心。所以,她需要很直接的与他交谈,至少要避免虚假与拐弯。

“你会考上清华吗?”她问道。对于她们,他去清华与否决定着今后的四年他们有没有可能在一起,所以她需要知道这个答案。

他迟疑了几秒,没有回答,只是同样的回了一句,“你呢?也一定能上同济吗?”

“其实,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也能去你的清华。”她似乎知道他的答案一定是清华,心里几分欣愉伴着几分忧伤。她希望读他的大学,却不知道,他却想随她而去。

“不管怎样,尽力就好吧。”他都不知道那是在安慰还是在劝勉,“总之,你如果想去,那就去啊。如果我也在的话,我们就一起去看八达岭,去看故宫,去看颐和园,还有去看天安门!”

“好啊!那你要等我哦,你知道我可是跑不快的,必要的时候,可能还需要你背着我呢。”她被自己的话吓着了,从来没有向一个男孩说过这样的话,似乎是她在表白,又像是她在说着情人爱听的情话。这一刻,她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她又害怕他知道她的心思了。

他没有表现得那么兴奋,只是开始担心,“你真的那么希望我去清华吗?”他小声的说。

“啊?什么?你说什么?”她还在忐忑中,并没有听清楚他的话。

“没什么!明天就努力去高考吧!希望命运从明天开始有些不同吧。”他回避了他的不安,不想让她在今晚伴着太多的焦虑入睡,毕竟明天可能有让他们都无法预料的事情将要发生,他们谁都不能保证他们有能力去解决。

“不管是清华,还是同济都需要明天的努力哦,不然说什么都没有用的。”他忍住了刚刚窜到嘴边的所有话,假装得很轻松,说道, “走吧,上自习去吧。一会儿说不定还有老师来呢。”

他们一同走向教学楼,在教室门口,她站住了,转过身来,对着他说道,“如果去不了你的清华,我也不要去同济!我的大学可以什么都没有,就是不能没有一个你!”不及她说完,她便转身走进教室,留下他一个人呆呆的守着教室门,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又有什么堵住了他的脑子,一时间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天空的一个霹雳,迎来了夏至以来的第一场雨。就像他得知录取结果的那一天一样,风夹杂着雨滴像极了一个侵略者,一点点侵略他的每一寸肌肤,他也只是任由风雨肆虐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一个人安静的走,想着那晚他们说过的所有的话。

他知道,命运安排他们就像眼前的雨,开始来得猛烈,尽管也越来越大,但是最后终归还是要归于平静的。就这样吧,也许这是最好的安排也不一定呢。想着想着,他竟走回了宿舍。

“小伙子,怎么淋湿了?没带伞?快去换一件衣服吧!”尽管宿管阿姨记不住每一个人的脸,却总是对每一个孩子都是这样的关心。

“没事的,谢谢阿姨!”他走回宿舍,脱下湿透了的衣服,躺在床上,全然忘记了窗外正淅沥着的雨,倒下就睡着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我妈是整形狂魔,她让我整成大明星要嫁好人...

  • 木门企业如何与互联网建立有效连接?

  • 产业互联网来了,家居企业如何顺势而为?

  • 新一轮PTA装置检修潮来临,能否借此提振...

  • 长发商业中心赋能层开业,“中国面料之星”...

  • 朱华伟:办一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学

  • 湖人篮网NBA中国赛照常举行

  • 世预赛中国男足主场首秀战关岛 艾克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