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文学网

Warning: in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2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home/wwwroot/www.wanzhanqun.com/apps/frontend/models/Article_Data.php on line 137
经典文章

2017年的第一场雪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9-30

没下雪的冬天,是有遗憾的。

2017年的第一场雪降落在一月十二号。雪不大,市区里是见不到的,但是在将市区紧紧环绕的山上,却能看到连绵的雪白,如冬之眼,透着沁凉的寒气。

我于这一天早上去爬山赏雪。

蜿蜒的石径上,躺着一层薄薄的雪,可以看见杂乱的鞋印刻在上面,因踩踏而融化的积雪化成一滩水,令人唏嘘,凉意穿过登山鞋趁机往我脚底里钻。

我还没登上山顶,却在山腰的一棵冬青树下遇见了我曾经暗恋的男生。

谁都明白,暗恋一个人,除了苦,便是痛,但却是心甘情愿。在读书年代,把书往书包里一提,满脑子想的便是他,想着他的笑,想着他浓密的头发,想着他专注听课的样子,一直在倡导给学生减压却收效甚微的政策使我们的书包沉甸甸的,但沉不过脑袋里装的他,上课时老师讲的东西如水过鸭背,不留痕迹。

他怎么就不知道我喜欢他呢?我经常问自己。

那年我十五岁,初二。

我在教室里养了一个盆栽,是一盆芦荟,我把它放在教室最后边的平台上,他个子比较高,坐在最后一排,每次课间,我都以照看芦荟为由走到教室后面,趁他不注意,偷偷瞄他几眼。他从没发现我在偷看他,或许知道我在偷看他只是不揭穿我,我看得最多的,是他的侧脸,长长的睫毛,笔挺的鼻尖,青春的伤痕仿佛痊愈,没在他脸上留下诸如青春痘之类的痕迹,他的脸,如昊天的明月般光洁。

我认为偷看他有点可耻,但还是忍不住去看他。

那时候学校流行twins、SHE的歌曲,连校园广播都在放她们的歌曲。“我很想爱他,但是理智在吵架”、“痛快去爱,痛快去痛”……而学生党则流行着抄歌词。

为了留下他的笔墨,我特意买了一本好看的笔记本,然后拖他帮我在笔记本的首页抄一首歌——《我很想爱他》,等他抄完后,我没有找其它同学继续帮我抄,而我本也没打算再找别人帮我抄,于是这本笔记本除了第一页有字,后面的纸张都是空白。

我想保存一件只关于他的东西。

十分简单的想法。

我还记得,曾经借复习不想被父母打扰为由,锁上房门,开着台风,偷偷的临摹他的字迹。他是用正楷字抄的,端端正正,一幅大师作品的赶脚。在我们班中,写字写得好的男生没几个,在我眼里,写得最好的就是他,据说他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学毛笔字、钢笔字,甩了像我这种三年级才开始用圆珠笔四年级用水性笔六年级才开始学钢笔字的人好几条街。

可我不甘望其项背,所以那些个夜晚,我常常临摹到深夜十二点,不为别的,我只想赶上他,想像他那样写得一手好字。

人,一旦喜欢上比你优秀的人,你总想着要赶上他,要同他那般优秀。

冬天的夜晚总是特别冷,温度从个位数一直滑下去,直到零度,寒冷的冬风总能找着缝隙钻进屋子里来,毫无防备的侵入我体内,我的手被冻得麻木,关节像是被封住了,我仍坚持着临摹他的字迹。

我当时的想法是,等我的字迹写得和他几乎一模一样、可以鱼目混珠时,我就用他的字迹写一封表白信,在信里还要写明自己是如何焚膏继晷的临摹他的字迹,写尽了多少瓶墨水,又撕了多少张纸。我还记得当时我妈说,你的垃圾桶怎么天天这么多废纸啊,收集拿去废品收购站都能卖回好几块啦!

我幻想着他收到我的表白信时脸上是如何的喜悦与震惊,在看完信后果断的说与我在一起,幻想着每天放学一起走回家。是这份幻想,支撑着我渡过寒冷的冬夜。

那时的我,如《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般爱着他。

那封告白信,我没写。我怕那封信,会中断我们的友谊。那句歌词怎么唱来着: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也许是我没那份勇气吧。

今天的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围着一条灰色的毛衣。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孩,穿着一件红色的羽绒,如冬月初十院子里开的那株红梅那么鲜艳。

我不想打扰他们,想装作没见到他们。

他目光正好撞向我。

静。

在2017年的第一场雪中,我遇到了曾经暗恋的男生。

我装作很意外的跟他打招呼,唠嗑了几句。真高兴当初我没有越过那条“三八线”,我们还是同学,还是朋友。

2月12日,立春早已过了,赏了这场雪,眼前的一切就成了冬天的遗骸,直到草长莺飞,冬天就如同竹影扫街尘不染般不留痕迹。

日子是一场雪,还没怎么留意,它已落满山头,落满整座山脉了,山上积雪皑皑,晶莹剔透。再凝望,它已悄悄融化,只剩下枯枝的桃树,却开始复苏了。

回忆像展览室里沾了灰尘的标本,日子久了,标本积尘,开始模糊了,但只稍拿张抹布轻轻一擦,又变回瞠亮瞠亮的了。

不知是谁拿了抹布擦了我脑海里的灰尘。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木门企业如何与互联网建立有效连接?

  • 产业互联网来了,家居企业如何顺势而为?

  • 新一轮PTA装置检修潮来临,能否借此提振...

  • 长发商业中心赋能层开业,“中国面料之星”...

  • 朱华伟:办一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学

  • 湖人篮网NBA中国赛照常举行

  • 世预赛中国男足主场首秀战关岛 艾克森:我...

  • 世预赛中国男足主场首秀战关岛 艾克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