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文学网
散文随笔

枫桥听箫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9-29

窄窄的江南古运河从寒山寺前逶迤而过,一座古朴如弯月的拱桥横跨运河。

黄昏,从充满诗意和禅境的寒山寺出来。

登上寺前古运河上的石拱桥一看,才知道这座桥竟然不是枫桥,而叫江村桥。

展开地图一看,原来枫桥还要沿运河往里走。

天色向晚,暮霭渐渐飘落在运河两岸。

踏着青石板街道,伴着黯黯的运河水,在粉墙黛瓦间一路走去。

河岸边的店家都已经开始打烊,正纷纷往店面上装着那种江南水乡特有的一扇扇厚实、斑驳的门板。

远远看见巍巍的铁铃关头,最后一抹夕辉正从城楼西隅的画角上隐去。

上到铁铃关,掩映在烟柳民宅间的枫桥,在暮色中如一幅洇开的水墨画般尽展眼底。

走上枫桥时,夜色已经降临,所有的景色都开始变得模糊,人与桥都在暮色四合中被如水一般漫上来的黑暗所吞噬。

不甘心就这样匆匆而去,离开我心向神往了多年的枫桥,决定在此住上一宿,第二天清早再把枫桥周边细细品味。

在路边小摊吃了一屉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和一碗香鲜嫩滑的馄饨后,拐入枫桥旁边小巷中,找到一家住家。

一个温婉的少妇把我引进木楼,踩着咿咿呀呀响的楼梯登上去,走入一间布置得古色古香的木阁楼。

房中纤尘不染,木质的家具散发着好闻的淡淡桐油香味。

被褥洁净如新,锦缎被面上,竟还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会不会是女房东当年的嫁妆?

每次出行,书是必带之物。

看书至深夜,熄灯准备就寝。

忽闻一缕幽幽的箫声传来,凌空回旋,静远和润,入耳透心。

闭门推窗,见满天星月交辉。

月华如练,穿户而入,如水银泻地,顿时一室莹然。

楼下一小院,栽着几株老瘦梅树,月色中摇曳出迷离花影。

院外,隔着粉墙,一座小楼伫立在月光中。

明月如霜,映在小楼飞檐上,洁白如初雪轻覆。

檐下花窗前一少女,看不清眉目,正手持一管洞箫,微垂颈项,幽然而吹。

女子白衣如雪,长发飘飘,满天的星月仿佛都照在她一个人身上。

月色如水,箫音杳杳。

如此月夜,如此箫声,让人如何再入梦乡?

忽然想起,此时的枫桥,在月色下会是怎样一幅情景?

会不会有萧史和弄玉在抚箫而吹,袅袅的仙乐又会不会引来凤凰下界聆听?

于是下楼出门。

缓步踱出小巷,远远可见枫桥在月色中闪着银光,如一弯月牙飞挂在河面上,飘逸出尘、美如梦幻。

桥边,一丛丛参差的烟柳笼在月色中,那初萌嫩芽的千万条绿丝绦在银辉中轻舞,分外妖娆。

良夜静极,四下寂然。

唯小楼里渺渺的箫音传出,如银丝飘荡,穿透空明澄彻的月夜,忽隐忽现、若有若无地撒落在枫桥头、运河畔。

箫音飘渺,如风般拂过千年的石桥,掠过从唐宋一直流到现在的运河水,于月影下划出淡淡波纹,勾起翩翩遐思。

古运河边,空无一人。

河水无语,默然而流。

踩着月色下泛着清辉的青石板路,我独自往寒山寺方向走去。

寒山寺前,江村桥在月色中同样玉润生辉,散发着柔柔的微光。

此时的姑苏城西,枫桥与江村桥在皎皎的月色里遥遥而对,如千年相守的情人,却生生世世无法相依。

不由想起张继的《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江枫渔火”一句,诗书中大都解读为河边的枫树和船中的渔火,可我走遍枫桥两岸,并不见一棵枫树,此句倒是解读成江村桥和枫桥于静夜相对而卧,在河上微弱的渔火中默然相伴千年,似更为恰当些。

从江村桥折返枫桥时,杳杳的箫声已经停歇。

连月色也暗淡了下来,柔柔地笼上了一圈光晕,枫桥顿然为之失色。

心中若有所失,说不出的怅惘一下子溢满心头。

忽然体会到了千年前羁旅飘泊到此的张继,他所感受到的那种挥之不去的淡淡轻愁。

夜凉如水,紧一紧衣襟,踱回旅店中。

凭窗而望,月亮已渐被轻云缠绕,更加模糊,对面小楼上吹箫的玉人也早已不见了身影。

关窗歇息,眼前却总似有清冽的月光掠过,耳中总似有幽幽的箫声吹起……

第二天晨起,下意识地推窗向对面小楼张望。

却见浓雾缭绕,小楼已经迷失在白茫茫一片雾海之中。

早春寒意,挟着雾气一起透窗而入。

昨夜月下花影扶疏的那丛梅影,也消失在这浓雾之中了。

早春,该是梅花怒放的时节了。

素爱梅枝清奇的风骨和梅花素雅的神韵,于是下楼绕到楼后小院。

几株瘦骨嶙峋的老梅在浓浓的白雾里现出身姿,疏影横斜、暗香浮动。

点点梅花缀在雾中,冰肌玉骨、绝尘脱俗,如仙子凌波,似惊鸿照影。

忽然箫声又再飘起。

伴着箫声,一阵清风划破浓浓白雾,惊起片片梅瓣,零落一地残红。

与昨夜音调?异,箫声变得如泣如诉、哀婉动人,如同漫天雪花飘坠,让人心中戚然,悲从中来。

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习惯了一个人浪迹江湖。可为什么此刻的心中,却有一种温柔的疼痛漫了上来,与箫声一起,将我淹没?

风动衣袂,浓雾渐散。

抬头望向小楼,又看见了那少女的淡淡身影。

少女今晨换了一身碧绿色的衣裳,倚在飞檐下的花窗前,她手中那管洞箫,似凝聚着天下竹子所有的灵气和幽怨。

枫桥古巷,梅影箫声。

闲来说剑,怨去吹箫。

我不是那多情的剑客,却也已在这落英缤纷中黯然销魂,在这幽咽箫声里沉迷如痴。

寻常巷陌,枕水人家。

独上高楼,望不尽的天涯路。

天涯羁旅,终须归去。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雾气散尽时,挥别枫桥的小桥流水。

在转身离去的刹那,再一次回望婆娑烟柳中的千年枫桥。

惊鸿一瞥中,一个袅袅婷婷的荷绿色身影正在桥头飘过,如一朵亭亭的莲花,于早春的初阳中含苞待放……

作者QQ:576171157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来吃火锅吧!记住这4个推荐和4个不要,让...

  • 国庆假期电影市场火爆 东莞市民贡献500...

  • 东莞101个事业单位招177名工作人员!...

  • 厉害了,我的脸!东莞公积金开启“刷脸时代...

  • 柴桑区人民医院顺利完成整体搬迁

  • 湖口二中组织师生观看电影《一生只为一事来...

  • 天安门广场“红飘带”晋身朋友圈“新网红”

  • 人到中年无家无孩 我要成为孤寡老人了吗?